谁说少年时期就一定要如烟花之灿烂

这个世界有很多路,给我们提供方便之余,也限制了我们的自由。铁路、公路、大街小巷、索桥栈道,这些路都无可厚非。让我们恐惧的是我们生路,各种各样的我们生好像已被分门别类的列好,你要走的永远是被安排好的路。你可以随意选择,可你的每一个选择都已被安排。我们能做的好像也只有稍稍装饰一下这条路,以彰显我们的与众不同。可是,又能有什么不同?
傍晚时看夕阳,回味的却是少年时光。我们也是反刍动物,我们如今虎咽牛饮也是为了老年的咀嚼。但是,我并不愿少年时期吃的太多而老时无法再去经历,不愿只是在躺椅上摇扇眯着眼回忆,不愿我的反刍来的那么晚。我要抽出玩味的空挡来品位细致淡雅,我要把白天留给太阳,晚上留给月亮和星星,而不是灯光和霓虹。
我们的少年时期珍贵如金,白天上班,晚上消遣,虎咽快餐,牛饮咖啡,计算着生命的年轮,又窄又密的同心圆。那细致淡雅下午茶,留给迟暮老我们牙。
谁说少年时期就一定要如烟花之灿烂,暮年便要似秋叶之静美。我们之所以比其他生物幸运,在于他们可以选择。我们生路没有轨道,喜欢什么便去做。可以是为之奋斗一生的梦想;可以是想去看大海亲吻鲨鱼;也或许只是想停下来,抬头看看天空……
周树人先生曾说过“世上本无路,走的我们多了也便成了路。”,我喜欢这句话,因为它让我把所有的路看成脚印,如果你为了到达某个地方或达到某个目标,那你沿着脚印走,会比较好走;如果你为了周围的风景,那你可以把脚印当成风景的一部分,随心所欲地走在这世上,不用非要沿着脚印,更无需故意避开脚印。我想孔子所说的“七十而随心所欲”便是如此吧!年到七十,没有上班学习的压力,也无需长辈上司来制约。可是我们到七十古来稀,槁木之年还能做些什么呢?固然随心,却未必所欲。我们要做的便是淡化年龄对我们的制约,夏花可以空谷幽兰之静雅,秋叶也能落木萧萧之缤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