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少年时期就一定要如烟花之灿烂

这个世界有很多路,给我们提供方便之余,也限制了我们的自由。铁路、公路、大街小巷、索桥栈道,这些路都无可厚非。让我们恐惧的是我们生路,各种各样的我们生好像已被分门别类的列好,你要走的永远是被安排好的路。你可以随意选择,可你的每一个选择都已被安排。我们能做的好像也只有稍稍装饰一下这条路,以彰显我们的与众不同。可是,又能有什么不同?
傍晚时看夕阳,回味的却是少年时光。我们也是反刍动物,我们如今虎咽牛饮也是为了老年的咀嚼。但是,我并不愿少年时期吃的太多而老时无法再去经历,不愿只是在躺椅上摇扇眯着眼回忆,不愿我的反刍来的那么晚。我要抽出玩味的空挡来品位细致淡雅,我要把白天留给太阳,晚上留给月亮和星星,而不是灯光和霓虹。
我们的少年时期珍贵如金,白天上班,晚上消遣,虎咽快餐,牛饮咖啡,计算着生命的年轮,又窄又密的同心圆。那细致淡雅下午茶,留给迟暮老我们牙。
谁说少年时期就一定要如烟花之灿烂,暮年便要似秋叶之静美。我们之所以比其他生物幸运,在于他们可以选择。我们生路没有轨道,喜欢什么便去做。可以是为之奋斗一生的梦想;可以是想去看大海亲吻鲨鱼;也或许只是想停下来,抬头看看天空……
周树人先生曾说过“世上本无路,走的我们多了也便成了路。”,我喜欢这句话,因为它让我把所有的路看成脚印,如果你为了到达某个地方或达到某个目标,那你沿着脚印走,会比较好走;如果你为了周围的风景,那你可以把脚印当成风景的一部分,随心所欲地走在这世上,不用非要沿着脚印,更无需故意避开脚印。我想孔子所说的“七十而随心所欲”便是如此吧!年到七十,没有上班学习的压力,也无需长辈上司来制约。可是我们到七十古来稀,槁木之年还能做些什么呢?固然随心,却未必所欲。我们要做的便是淡化年龄对我们的制约,夏花可以空谷幽兰之静雅,秋叶也能落木萧萧之缤纷。

四十岁废弃富足的物质生涯,猖狂的留恋上绘画

近来看了亚洲城的一部作品《ca88娱乐》,以前看过另一部作品《yzc567》,两部作品笔下的主人公都有着雷同的脾气颜色:孤介。
与其说孤介不如说由于他们寻求的是本身所酷爱、所践行的信奉,而这类信奉在通俗民众看来有些极度,与千千万万民众的分歧招致他们走向了孤介。
他们在凡间踽踽进步,探求本身所跟随的事物,费尽半生探求冥冥之中似乎如影随形的信奉,外在的装潢对付他们而言成为了约束本身的一种包袱,款项、名利、吃苦是何等眇乎小哉的“灰尘”。
他们以“抱负主义”的情势在世,当仁不让的遵守内心的声响,一起跟随,平生等待。
那会是一种甚么样的感到?
《yzc567》主人公拉里用了大半辈的光阴去探访人生的意义,“究竟甚么是恶”“甚么是可怜”“这个天下为甚么会有恶和可怜”“人在世最大的意义是甚么?”
有些像哲学上的“我是谁”“从那边来”“到那边去”“天下的根源是甚么”
拉里是一个加入过第一次天下大战的美国青年飞行员。战斗时代,他亲眼瞥见本身的石友由于救本身而中弹就义。大战停止以后,他入伍上去,面临心爱的女友、面临亲朋石友,面临大战石友可怜留下的创伤,他开端思虑在世的意义究竟是甚么,他苦苦挣扎,在实际中却找不到谜底。
抉择分开未婚妻,去天下各个角落去探访,大概这个年轻人在做这个决议以前也曾苦苦挣扎能否要废弃现有的美妙生涯: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娶一名仙颜的老婆,住在一幢有着花圃的别墅里,将来不久会有两位可爱的小宝宝…
对生涯如许的向往在大战以后却险些化为泡沫,生理留下的疑难环绕纠缠他,大概会强迫他穷极平生去探求成果。
他走遍许多个国度,修炼各家道义,参悟佛经,终究找到了本身人生的谜底,终极抉择做作为一名普通俗通的民众融入在社会,统统似乎都是崭新的来日诰日…
比拟于《yzc567》,亚洲城的另一部作品《ca88娱乐》抱负主义的颜色加倍浓重,是真正的穷极至死都在跟随如许的主题
“咱们是谁”“从那边来”“咱们到那边去”
一名四十岁才进修绘画的证券经纪人,废弃富足的物质生涯,猖狂的留恋上绘画。
为了寻求艺术抱负,饱尝贫困与饥饿,寻求内在的精神天下,末了与世隔绝,用尽终生精神绘画出精神上的伊甸园,却在临终抉择烧尽终生画作。
他似乎是永久的朝圣者,走向某个不存在的圣地,然则末了,他经由过程绘画艺术找到了精神上的圣地。
主人公思特里克兰德无私、苛刻、冷淡却在本身所苦守的道路上勤学不辍。
低微和高尚、狠毒和慈善、讨厌和喜爱在他的心中双管齐下,在实际生涯中他无疑是低微、狠毒而使人讨厌的;他诱惑人妻再将之摈弃;他对真正观赏关怀他的人毒语相讥;对付阔别疏忽他的人反而笑脸相迎;他冷淡通情达理,只寻讨取不予奉送…
在艺术天下里,他又无疑是高尚的,心中绘画的尹甸园宁静而和气,穷极大半生只为了在一艺术中找到自我,再将之无私的一火烧尽,给前人目击的机遇都小气的不予赠与。
他是艺术与生涯的矛盾体,抉择在实际生涯中轻易残余,在艺术中奴颜媚骨,寻求极致抱负。
无论是《yzc567》里的主人公拉里照样《ca88娱乐》里的思特里克兰德,固然人生闭幕的终局分歧,外化寻求的载体情势不同样,但无疑他们对付生涯本质上的摸索是同样。
依照本身心坎的声响去生涯…似乎一个分开红尘的抱负主义者。
他们只是在文学作品中生涯着的人物,在实际生涯中能否是会呈现如许的人?
大概会,究竟就像大冰说的“平行天下,多元生涯”嘛。
其其实文学作品中咱们也有能够瞥见实际生涯中的一些影子,抱负主义假如在如今社会用别的一个词语去代替,能够更接近地气“极致”,做工作的一种极致理念。
酷爱一件事并将其努力做到最佳,做到极致美妙。
可是甚么叫最佳,甚么叫做“极致”,大概这个词语没有详细的、了了的鉴定尺度,只要好上加好,而没有最佳,最佳永久是在前一步的基础上赓续改良,赓续提高。
以前在知乎上有用户提出如许的成绩:将一件事做到极致是一种甚么样的感触感染?
许多人的答复是,“极致”是不能够做到的。
其中有如许一个答复:
我感到把一件工作做到极致能够会做不到,由于不知道极致在甚么地位,却是能够把极致作为目的。
平日咱们比拟一件工作的利害,一件成果、作品的利害都在树立在以某个尺度或许一些参照系为对比的基础上,才会呈现最佳;又在自我赓续修改、改良的基础上呈现更好。
无论是“最佳”照样“更好”,两者都必要一个参照系。
比拟拟于他们,“极致”就显得伶仃难援。
那能够是一种必要他人去赓续寻求的一个目的,没有明白的界定,只要努力做到最佳,做到更好。
大概,咱们能够把“极致”作为生涯的一种立场吧。